就是這張笑臉,讓我痛到深處無怨尤啊!!

母乳的日子已經快要達陣到6各月的第一階段了,
昨天才想說等滿六各月要慶祝一下,我這母牛已經「順利」達陣,
結果,昨天下午開始,就讓我「踢到鐵板」了~

上各月去新竹受訓,回來台北上班後,工作又是滿檔,
平常被積摧的案件量,被科長寫上單子:緊急積摧,
所以,整各上班就是:趕~趕~趕~(改成第四聲發音也很貼切啦~),
話說,
昨天下午的時候,2點多感覺有點漲奶,可是手上還有工作,加上我想說可以再漲一點再來解決,
到了3點,眼看就快不行了,真的要快點去哺乳室一趟,偏偏工作做到一半,就再撐一下下吧~
到了下午3點半,我整各覺得:不行了,我要快點去「舒解暢快」一番~
丟下工作,馬上坐上電梯感到哺乳室,
每次這種時候,我都覺得自己好像吸毒犯,一整各毒癮發作般,
雙手顫抖著拿著器具,手忙腳亂的組裝,等到聽到轟隆隆的馬達聲,我才能夠鬆一口氣,
假日如果和gao在外面晃,沒在時間內吸奶,我也會一整個火氣大的和gao吆赫說:
我要爆炸了~快~讓我回家吸一下!!
這情景,真的很像毒癮犯發作的模樣,不信你去看看電影「門徒」,真的如出一轍,沒蓋你
(所以我搞不懂有些人幹麻吸毒阿,那麼麻煩~)

嗯~扯遠了,我想說的是昨天下午可能因為拖太久,所以一直有硬塊在御膳房頂著,
任憑我怎樣揉捏,就是化不掉這塊「乳塊」,
眼看一個小時時間過去了,我離開座位這麼久,心裡實在很急,
只好宣告放棄,想說下一趟再一起請出來好了。
因為之前去新竹受訓,有時候上課中,我也不方便離座,不也都這樣拖著,等下課再來解決嗎,
母乳的日子以來,
好幾次的硬塊,我都「快!狠!準!」(其實沒辦法「快」啦)的狠下心掐下去來消硬塊,
好像也都讓我平安的渡過快半年的日子了。

下班前,快6點的時候,再去譜哺乳室一趟,
用我的奶油桂花手,想要殘殘的將硬塊瓦解,
結果,XD~,
怎麼不動如山,還是腫的像麵龜,
算了~不管了~晚上和好久不見的朋友有約,我要趕去赴約了,
晚上回家再來消除這各孽徒吧~

晚上回到家,又是像個毒販一樣,匆匆忙忙的組裝道具,又這樣吸了快一個小時,
原本一小塊的硬塊,已經擴張範圍到半邊的御膳房,
我對自己是很殘忍的猛掐,但是硬塊絲毫沒有退讓的樣子,
給我硬挺挺的艮在裡面,就像是各鐵板般,杵在裡面不出來。

眼看時間已經晚上11點半了,我沒力的去叫因為工作累翻而攤在床上的gao,
我問他說:你敢幫我吸嗎?他說:不敢~
好吧,不勉強,因為換作是我,我也不敢,但現在我也從來沒喝過自己的奶水,
然後在走回位置上認命的用機器吸,
沒多久,
我又折回房間對gao說:
我~好~痛~~~

gao看著因為疼痛淚流滿面的嬌妻(嬌妻是我自己說的,不過我真的有因為痛到,聲音變的很柔弱),
從床上跳起來,幫我按摩,
可是gao大概怕我痛,力道比我自己掐自己都輕,
我只好邊哭邊推開他說:我自己來好了。
但是我邊推自己右邊較:痛~痛~痛~
gao趕緊再去拿熱毛巾,兩條輪流幫我敷,想說可以軟化潛藏在裡面的這塊鐵板,
可是,我覺得沒用,
因為那鐵板,真的鐵錚錚的漢子阿,不動如山(讓我種的像座小山),
gao看我邊哭邊忍,又問我要不要去醫院,
可是我真的不想去醫院,還不是挨一針去吸出來,我很怕打針的,
gao只好用他因為畫圖而有腕道症候群的手來幫我大力掐,
一面熱敷,一面忍受嬌妻的哀號聲,
御膳房這樣擠壓下,有些奶水出來,可是總覺得是其他沒有鐵塊的地方的,因為那鐵塊還是一樣大,
後來,gao看我痛成這樣,只好犧牲自己,下海當人工幫浦。

看棺阿,這畫面很A嗎?
錯!錯!錯!
請你想像一個因為胸部腫的像麵龜,然後痛到眼淚鼻涕齊發,
咬緊牙關,雙手緊握,雙腳亂踹的婦人,
加上人工幫浦扭曲的臉龐,使出「吃奶的力氣」,每吸幾口就感到廁所「吐」的畫面,
一整個慘烈狀。

剛吸幾口,我還因為忍不了痛,硬把人工幫浦推開,請他給我喘口氣,

人工幫浦說:馬達才剛上工,水汲到一半,還沒上來,叫我不要打斷,不然前功盡棄,浪費他這麼用力,
我只好默默再次咬緊牙關,憋氣~

總算,又約莫過了快20分鐘吧,人工馬達汲水成功,鐵塊終究願意低頭軟化,
汨汨的流出來,我趕緊再用機器把他牽引出來,
好不容易,我的御膳房重新回復成軟綿綿的海綿,
真的,
讓我高興到想要放鞭炮,轉圈圈,
可是我沒這麼做,
因為這時候已經晚上2點了~

早上6點又照例起來「吸毒」,看到自己的御膳房被軟化,心裡好安慰,
雖然沒睡幾個小時,但是沒有裝鐵板的御膳房真是一整個幸福加三級阿!!!

母乳這條路上,好幾次讓我想要大罵髒話,
別人以為我把鐵雄給別人帶24小時,我可以翹繳捻鬍子嗎?
事情不是豬頭想的這麼容易,
我依舊半夜要起來吸奶,
不然就是不能太早睡,不然睡到半夜就要起床,
冬天一到,真的是酷刑,
我還寧願有小隻的吸奶鬼躺在旁邊,至少可以躺在被窩,
不像我,要冷到邊流鼻水,邊起來消毒洗刷奶瓶,然後聽著轟隆隆聲音來吸奶,
早上要比以前出門時間提早1各小時,因為夜奶激素增加,我得要提早時間起床來解決一夜的漲奶。

抱怨的話到這裡就好,
因為即便有這些不滿,還是很慶幸自己能當頭母牛(畢竟奶粉也是貴鬆鬆),
感謝鐵雄吸奶技術一流,和我合作無間(雖然他曾經忘了娘,給我搞乳頭混淆),
也感謝昨晚gao拔刀相助,幫我剷除鐵塊這「孽腫

今天gao傳來msn,唉~有這樣的關心,值得啦!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kaoan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